域外企业冠名观察|红牛帝国,横冲直撞

 联系我们     |      2022-09-20 20:06

在德国足坛却有一支球队堪称异类,自从他们升入德甲之后每次客场比赛都遭遇到主队球迷无休止的嘘声、谩骂。

这支球队就是前东德的球队RB莱比锡。

之所以其遭德国球迷嘘声,不是他们有多么“东德”,而是他们利用了“50+1”政策的漏洞打了控股与冠名的擦边球。

这不得不提莱比锡俱乐部背后的企业:当今世界饮料的巨头,红牛。

红牛旗下球队非一家,包括已经破产的加纳红牛,红牛旗下一共达到5支球队。

更名观察,走进红牛帝国。

三国血统的饮料巨头

问起红牛的“国籍”,很多人都不一定答得出来,因为个企业拥有三个“国籍”:泰国、奥地利和中国。

这个三国“混血儿”红牛的诞生地就是泰国,它的诞生与泰国的一个华裔药剂师许书标有着密切的关系。

红牛集团的创始人许书标1922年出生在今天的海南省文昌市,2岁时被亲人从海南带到了泰国。

20岁的时候,因为家境贫寒无法继续读书,许书标步入社会,第一份工作是公交车售票员。后来许书标离开了公交车售票员行业,来到兄弟位于曼谷的要点,进行推销药品的工作。

长期推销药品的工作,让他积累了众多的生理学和医学知识。

1962年,许书标干脆自己单干、成立了一家药房。后来他在自己的药房里研制出一款配方中包含水、糖、咖啡因、纤维醇和维生素B等成分的“滋补性饮料”。

这款饮料被命名为“泰国野牛”,也被赋予红牛之意。

这款新型饮品推出之后的主要对象就是卡车司机、工厂倒班工人在内的重体力劳动者,为了帮助他们尽快恢复体力。

因此,饮料一经推出,就受到了泰国蓝领阶层的欢迎,成为风靡泰国的饮品。

打开了泰国的市场之后,许书标把目光投到了东南亚市场,这一下,红牛从泰国走到了东南亚,成为了席卷东南亚的饮料。许书标成为了泰国的饮料大王。

20世纪80年代,一位奥地利商人马特西茨在泰国出差时喝了这款饮料,顿时感到精力旺盛,便看中了这款来自泰国的饮料。

为此,他决定和许书标合作、把这款泰国饮料推向全球。此时许书标也有此意。就这样两人一拍即合。

1984年,许书标与马特施茨共同创建红牛集团,1987年开始向奥地利出售“红牛”。

当时马特希茨看中了体育运动最盛行,但运动员缺乏专门的饮品补充的商机,借机打出了“运动饮料”的旗号。

就这样,红牛成为了体育圈的运动员专属的饮料。

凭借着一股体育热,奥地利红牛集团迅速在世界饮料市场站稳脚跟,成为了能与饮料巨头可口可乐、百事可乐相抗衡的饮料企业。

再说说中国红牛。

20世纪90年代开始,一股下海经商潮席卷了华夏大地,此时包括深圳、珠海在内的东南沿海地区凭借着国家政策的支持,港澳地区产业转移,成为了中国新的产业中心地区。

此时的中国拥有了大批的工人阶级群体,为了改善生活,他们经常熬夜加班加点工作。此外,80年代自从许海峰在洛杉矶奥运会为新中国赢得第一枚奥运会金牌后,一股运动热席卷了神州。

此时,中国商人严彬利用奥地利红牛进行改良,改造出中国的红牛,他们针对的对象就是体育爱好者以及上班族。

或许很多80、90后(主要是1990-1995段)对广告语:“提神醒脑、补充体力”、“渴了喝红牛,困了、累了更要喝红牛”记忆犹新。

正是这些广告语,让红牛走进了中国百姓,成为了中国饮料市场的热销品。

三家红牛产品虽然各有千秋,但他们着实在世界掀起了一股十足的红牛热。

足球赛场的开疆拓土

红牛之所以能在世界畅销、与可口/百事可乐相抗衡,跟马特希茨的运动爱好有关。当红牛集团抓紧羽翼丰满之时,马特希茨开始了在体育圈开疆拓土。

在赛车领域,红牛开发出英菲尼迪红牛车队、红牛二队两家F1车队。

在自己的家乡奥地利,他们收购了萨尔茨堡冰球俱乐部,冠名萨尔茨堡红牛EC。

此外,他们还收购了德国的慕尼黑冰球俱乐部,冠名慕尼黑红牛。极限运动领域,红牛更是留下了自己的足迹。

然而,红牛集团真正的目标并不是赛车、冰球、极限运动等烧钱、或因气候原因受众面小的体育赛事,他们真正的目标是最受全世界欢迎的体育项目——现代足球。

2005年4月,红牛率先收购了奥地利萨尔茨堡俱乐部。完成了收购之后红牛集团就迫不及待地在奥地利的土地上开疆拓土,将红牛集团的LOGO加入到球队的设计里。

因为奥地利没有“50+1”政策,因此红牛在俱乐部和球队的主场都取得绝对的冠名权:萨尔茨堡红牛足球俱乐部(区分萨尔茨堡红牛冰球俱乐部)就此诞生。

回顾之前的奥地利联赛,可以看到奥地利联赛的冠军主要就被首都维也纳的球队拿到,在红牛集团收购前的7-8年里,萨尔茨堡这支来自莫扎特家乡的球队其最好成绩仅为联赛第三名,进军欧战更是遥不可及。

但红牛集团的收购给他们带来了质的变化,大量实力派球员、还有包括特拉帕托尼和马特乌斯等名帅的到来直接改变了奥地利联赛的格局。

萨尔茨堡红牛俱乐部一夜之间从一支默默无闻的小球会变成了奥地利豪门并成为了欧战常客。

进军欧战之后,萨尔茨堡红牛挖来了不少青训教头,重点发展球队的青训事业。大量青年才俊正是在萨尔茨堡红牛俱乐部的舞台上展现自己,走向豪门。

例如纳比-凯塔、小哈兰德、马内等巨星级球员。

而奥地利联赛绝不是马特席茨的最重要一站,红牛集团很快就把目光投放到了美洲大陆。

2006年,红牛瞄准美国的市场,收购了美国职业大联盟球队纽约/新泽西都会之星,并给它冠名为纽约红牛。

纽约红牛曾经多次夺得过东部赛区冠军、职业大联盟总冠军(美国没有升降级而是以常规赛、季后赛形式)。

然而,这一切都不是最重要的,这支纽约红牛俱乐部之所以被关注是因为2010年的一次重磅转会——法国超级巨星亨利宣布加盟球队。

这是继贝克汉姆加盟洛杉矶银河之后的又一笔大联盟产生的重磅转会,这笔交易直接点燃了美国的足球热情,让美国几乎永久摆脱了“足球荒漠”的称号。

红牛不仅擅长在荒漠开垦,也擅长在足球沃土寻找生存空间,他们下一个瞄准的的目标是南美足球沃土巴西与非洲足球强国加纳,他们将巴西地区级别球队打造成为了巴甲球队,又一手捧出了加纳红牛。

只不过遗憾的是,这支加纳红牛却在2014年寿终正寝,退出了世界足坛。

规避“50+1”,立足德国

前文说到,红牛集团在奥地利、美国、巴西和加纳都成立了自己旗下的球队,触手伸到了美洲大陆、非洲大陆。然而无论是奥地利、巴西、美国还是加纳都不能满足马特西茨的胃口,因为他真正的目标是立足欧洲五大联赛。

马特西茨没有选择在意大利、西班牙、英格兰和法国四个国家寻找落脚点,而是选择了与自己语言、文化相同的德国。

事实证明了,此人眼光之独到——他把收购目标放在了两德统一后经济相对落后、足球基础设施薄弱的前东德地区。

2009年,红牛收购了尚处在德国第五级别联赛且经营每况愈下的球队莱比锡萨克森俱乐部。正是凭借红牛集团的收购,这支位于前东德的俱乐部才起死回生。

熟悉马特西茨的知道,他是一个说一不二的主儿,而且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马特西茨收购这支烂股绝对不是出于慈善,而是要获得宣传、打造自己的饮料帝国。

其第一步,就是把球队主场的名字上获得了冠名权:莱比锡红牛竞技体育场,这座球场可以容纳42000多名观众。

在德国有着严格的“50+1”政策,且拜耳条款和特赦规定,莱比锡也不享有冠名权。

那么,马特西茨又是怎样获得冠名权的呢?

首先,他们现在队名上做文章。

收购了这支前东德球队之后,红牛没有把球队的队名命名为莱比锡红牛(所谓的莱比锡红牛是媒体的叫法),而是更换成“Rasen Ball sport”——直译过来,就是草地球类运动。

也就是说,这支球队的正式名称为莱比锡草地球,也就是莱比锡RB。

RB,跟红牛(Red Bull)的简写一模一样。

这个名称的出现,既符合德国足协要求,又能让人知道这支球队背后的所有者就是红牛集团。

在冠名权上打擦边球,只是他在德国立足的第一步。

上期的更名观察说到德国的“50+1”政策中的50是指德国本土俱乐部必须保有50%以上的股份;1表示50%的表决权之外,至少拥有1个表决比例。

这也难不倒这位精明的红牛集团老总,他把莱比锡RB的股东会员全部安排为红牛集团内部的员工,这样既利用了德国“50+1”政策的漏洞,堂而皇之地拿到了俱乐部的控股权。

熟悉德国法律的朋友知道,德国是一个实行大陆法系的国家,办事一板一眼,作出处罚必须有相应的规则作为支持。

他们利用政策的漏洞,转了规则的空子。因此德国足协即便是明知道这支俱乐部实际上被红牛集团控制,也无法制裁这支球队。

2016年,这支球队在德乙联赛第33轮比赛中2-0击败卡尔斯鲁厄,提前一轮锁定赛季德乙亚军,顺利升入德甲。

在红牛集团完成收购的7年里,他们令人地实现了四连跳,顺利升入德甲。莱比锡RB的升级不仅仅打破了德甲联赛多年来没有东德球队的尴尬,也让红牛集团把自己的触手真正伸到了五大联赛之一的德甲赛场。

莱比锡RB玩擦边球的方式虽然让德国足协无法制裁,但依然骗不过德国的球迷,因为他们事实上破坏了德国人的“50+1”的信仰,因此莱比锡RB每次客场比赛都会遭遇德甲其他球队球迷无休止的嘘声、谩骂。

他们甚至将队徽的两只牛改成两只老鼠(在德国,老鼠代表小偷之意)来讽刺这个德国足坛的异类。

即便如此,这个异类球队依然能在升入德甲之后凭借强大的实力逐渐站稳脚跟,稳居德甲第一集团方阵,并连年参加欧洲俱乐部最高水平赛事欧洲冠军联赛。

上赛季的欧冠淘汰赛,他们更是将英超豪门托特纳姆热刺、西甲豪门马德里竞技斩落马下,历史性闯进欧冠半决赛。

本赛季,他们依然在德甲占据着第一集团的方阵,下赛季欧冠席位几乎已被他们把持。本赛季欧冠小组赛,他们更是力压曼联(同组还有巴黎圣日耳曼和伊斯坦布尔),小组第二出险(巴黎圣日耳曼小组第一)。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只要马特西茨想做,没有他做不到的。